当前位置:首页 > 学会学术 >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三峡文化的挖掘与精品打造——方棋小说《最后的巫歌》研讨会成功召开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09日

2011727日上午, “三峡文化的发掘与精品打造——方棋小说作品研讨会”在重庆师范大学三会议室顺利召开。会议聚焦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重庆市委宣传部文艺精品签约作品《最后的巫歌》,就作品展开全方位的研究与解读,并以此探讨三峡文化的发掘与精品打造问题。此次会议由重庆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重庆师范大学联合主办,重庆市文学学会承办。

出席研讨会有重庆市作协副主席、重庆市文联副主席、重庆市现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师范大学校领导周晓风教授,重庆市社科联学术部部长唐旺虎先生,重庆市文学学会会长王于飞教授和来自重庆师范大学、重庆大学、重庆工商大学和长江师范学院的专家学者20余人。会议由重庆市文学学会会长、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分党委书记王于飞教授主持。

会议分两个阶段进行。在致辞阶段,首先由周晓风教授致欢迎辞,代表主办方向各位出席会议的专家学者表示热烈欢迎与由衷感谢并预祝会议取得圆满成功;重庆市社科联学术部部长唐旺虎先生也在致辞中对重庆师范大学、重庆市文学学会表示诚挚的感谢,更感谢方棋老师用她的作品让文化这个话题把各位专家学者聚集到一起,认为此次会议的组织比较成功,规格层次比较高,指出社科联倡议组织这次会议的落脚点是通过这个作品来折射或者是引导学界思考实现市委提出的建设西部人文高地这样一战略目标的有效路径;小说作者方棋女士在致辞中回顾了自己的写作缘起及对此书的想法,表示希望听到各位师友的真知灼见。

全体与会代表合影留念后,会议进入到讨论发言阶段。

周晓风教授(重庆师范大学)在发言中首先谈到学院正在申报的课题,就是长江上游文化中心的指标体系研究,建立文化中心要有很多很多的内容,一是长江上游文化有哪些内涵,有哪些代表性的点、面。这个小说涉及到巫文化,以及相关联的三峡文化,都跟这个联系相当密切。二是这个小说有意无意地触及到了重庆文化建设的难点。它最直接的意义是对我们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建设长江上游文化中心从某一个方面所作出的一个积极的回应。小说想象丰富,用神话思维来写现实或者把现实生活中的纷纭事件归结到传统文化的脉络里去,在艺术表现上非常有特点,代表了重庆长篇小说创作的新水平,在全国范围看也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文学意义,堪称中国当代魔幻现实主义的最新样本。

张全之教授(重庆师范大学)在回顾自己一气读完小说的兴奋之后,指出作品的气势不同于印象中的女作家的常规风格,充满了一种神秘和巨大的吸引力,认为作品中充满丰富的原始宗教内容,具有强烈的现实关怀,从独特的视角对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政治运动进行了全方位的关注描写,可称为民间版或深山狭谷版的政治运动史,但作者把巫写得非常绚烂,比如偷腊肉等细节,需要灌注一种科学理性的精神。

丁润生教授(重庆大学)结合自己的易学研究,对“巫”字与“巫文化”进行了阐释,指出巫文化大部分是精华,只有少部分是糟粕,即使是其中存在的现在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也不能因为解释不了就失为它不科学,认为文学是讲美,更不宜过分追求真实,越是民族的东西,越是容易在世界上拿到第一,诺贝尔奖才是方女士的目标。

敖依昌教授(重庆大学)认为《最后的巫歌》是植根于巴渝文化土壤的文学人类学创作的新尝试,并从小说汲取了神话、巫术、民俗、原始信仰的养分,拓展了文学创作的新领域,使作品具有了丰富的人类学的内涵;以文学的笔触促进了以巴巫文化为内容的文化人类学的传播;试图阐释巫文化以及以巫文化为精神家园和动力源泉的三峡古老族群命运嬗变的走向三个方面进行了具体阐述。

杜承南教授(重庆大学)指出这部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切入点好,深入巫族文化内部,涉深水而采骊珠,作品既有浪漫主义又有现实主义,是一朵芳香四溢的奇葩,而且作品中的SEX描写也比较成功;而小说中的部分巫歌文字缺乏建筑美与韵律,方言味道不够,还有打磨的余地。

薛新力教授(重庆工商大学)从文化的角度论述了《最后的巫歌》带来的启示,认为以宣传传播的形式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保护其生命力的最好的保护,而文学形式进行宣传传播可以有更大的受众面,更易于广大群众认识和接受,呼吁通过对这部作品的宣传重视,来推动更多反映文化形态的文学作品出现,呼吁学术与文学的结合,发掘培养两栖的作者;指出作者是将原始思维与现代理念相结合进行创作,才产生这样比较成功的文学作品。

张家恕教授(重庆师范大学)在发言中以“雄心与巨构,难能可贵”表达了对小说的高度评价,认为它是表现出了大志向大气象,值得激赏,但也认为小说存在“学识和诗意,未见得兼”的问题,继而分析其原因并给出建议。

郝明工教授(重庆师范大学)从文本解读的角度,对小说文本中的对天地人的书符行为、白虎文化意象、母老虎文化镜像等展开分析,并对“最后”提出追问,认为小说中的巫与歌似乎遭遇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文本遮蔽与文本偏转。

周航副教授(长江师范学院)认为《最后的巫歌》是人类的“灵”与文学的“魂”共同织就的一幅史诗壮锦,文字与故事本身的土性,鬼性,神性,以及传统、现代与民间趣味和相当程度的先锋性撞击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它是挖掘三峡文化的一部厚重之作,是重庆文化与文学发展历程中横空出世的精品。

贾玮副教授(重庆师范大学)认为方棋的作品与伟大作品相比,只有一步之遥,比如说与《百年孤独》、《静静的顿河》有很多的互文相通性。但是文中缺乏历史理性纬度,也是这部作品离伟大作品具有一部之遥的原因。他更愿意相信《最后的巫歌》是方棋未来一部伟大作品的前期基础。

重庆市社科联学术部部长唐旺虎先生指出《最后的巫歌》是一部文化含量很重的文学作品,文化界、社科界有责任有义务助作者一臂之力。重庆社科界要形成一种人文自觉,为重庆整体的大发展注入文化活力与动力。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以艺术的精神、文学的视角、文化的高度来展开对三峡文化的挖掘、整理与创新创造,努力在经济飞速发展,物质生活不断丰富的背景下,为其科学、健康发展提供人文关照,增加发展的文化性、厚重性和可持续性,共同为实现真正的文明富强作出贡献。

王于飞教授(重庆师范大学)对小说的感性描写非常感兴趣,认为小说的形成有其事实的基础,作者创作中的思维状态、写作状态和感知世界的状态已从当下的现实生活状态进入到了传统的巫的世界,也可说是传统文化的本真状态当中,小说中的人物对世界的感知方式是多元的,这种特别的感知方式也形成一个特别的生存世界和特别的生活方式,这一切都已逐渐从当下的世界中远离和淡出,而“巫歌”正是那个正在远离的世界的一个特别的符号与表征。

最后,会议由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张全之教授做总结发言,指出大家都公认《最后的巫歌》是一部优秀的作品,认为对于作品的讨论还会以其他的方式继续展开,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深入的思考。

此次会议在重庆师范大学的顺利召开,是对重庆市委提出的建设西部人文高地的积极回应,对整个重庆的文化建设具有积极意义。